文艺理论“三人行”——人文学院中文系举办讲座

来源:人文学院发布时间:2017-06-05浏览次数:13

524号下午2:00,一场由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中国文化理论原创中心主办,由中文系主任、人文学院讲席教授吴炫老师担纲主持的学术讲座活动在人文学院201会议室举行。来自复旦大学的郜元宝教授、华东师范大学的杨扬教授和上海大学的葛红兵教授分别就各自的研究领域进行了学术分享报告。我院中文系的十几位老师和硕士生参与并聆听了此次讲座。

  

  

葛红兵教授首先就“创意写作”提出了独创性见解:重新建构一个新的文学本体论即“创意本体论”,并以此来观照“创意产业”。从而在此基础上建构起中国特色的创意写作理论来。

葛教授认为,文学的基础是作者对“生活的逻辑”感到不满而产生的审美性追求。文学每当经历一个长久稳定的发展之后,形式会趋于繁复绮靡,而创作会趋于专业化。但同时也会产生一种解构文学复杂性及专业性的“反流”趋势,即“复古派”的文学运动。后者实质上反映了文学写作从专业回归基础的要求,在当代表现为网络文学与纸面文学的对抗,草根写作与专业写作的对抗。

因此,当下的“文学产业化”进程值得关注。“从创意写作的视角看来,文学是参与这个世界的生产性建构的。”葛教授指出,比如从纸面文学向诗歌、散文、电影,甚至大型帝国影视产业园的转变,即表明了文学形式上的创新能够为读者接受。目前国内整个文化创意产业总产值占比已高达25%,旧有的文学本体论已很难解释今天的文学创作现象,而“创意本体论”也就应运而生。

“创意本体论”促使写作者在进行“一度创意”的文本写作时具备策划意识,从而向二度创意、三度创意进行转型。指出当代文学写作拥有的跨媒介、跨时空、跨业态三大特征,不仅印证“语言描写并非文学本质”的结论,也启发了新的文学研究方法。葛教授表示,当务之急是要静下心来,做一些学科建设的工作。比如国内的一些“工坊制创作”和“协同写作”等就是十分值得研究的文学写作现象。

郜元宝教授则就“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史学化趋势”论题阐释了自己的看法。郜教授指出,古代文学较之文艺理论和现当代文学,有相对成熟的方法,相对平衡的评价机制。现代文学研究跨时较短,但相对封闭和成熟,会借鉴古代文学的研究方法。但对于近来的“以古代文学治当代文学”的史学化趋势,郜元宝教授则表示了担忧。

郜元宝教授认为,不可否认有很多现代文学研究的大师有深厚的古代文学积淀,新文学的倡导者也多为古代文学研究者出身。但文学史毕竟是文学的历史,它研究的是人的精神,而不是文学活动,这个观点亟待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而古代文学的研究方法是偏向史学化的。

一些“新历史主义”者将文学理解为社会生产或文化上的一个环节。认为一切都是可以历史化的,偏重研究文学生产的方式,文学背后的东西。对此,郜教授认为:“文学史研究确实是需要史料研究的。但问题是文学史家们往往止步于此,对文本的阅读却基本放弃了。”他指出,文本的阐评应该取决于批评家背后的文学观念或文化修养的差异,而不应完全取决于对史料的掌握能力。况且“充分占有史料”只能作为一种治学态度或治学理想,是很难界定其范围的。

因此,郜教授认为文学史不能简单扁平化为“史料学”。在史料趋于普遍常识的当下,要警惕“唯史料为尊”的做法。此外,郜教授在肯定其陈寅恪先生“文史互证”法的同时,也指出陈先生以深厚史学修养打底,再来研究文学的模式是很难被常态化的。文学史家们更应看到陈先生在研究过程中对历史人物精神状态的把握,对作家内心与时代的尊重。最后,郜元宝教授呼吁:“在今天史料意识比较好的时代,恐怕还是要望一下文学本来的面目的。”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 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wxb@mail.shufe.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