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如何出得鹅——李贵老师在2017年人文学院新生开学见面会上的发言

来源:人文学院发布时间:2017-09-09浏览次数:29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来宾、各位2017级的新同学:
       大家好!欢迎来到高考竞争异常激烈、就业前景非常看好的上海财经大学。
       今天,我想讲一个故事。
     
据北宋《景德传灯录》记载,唐代有个官员,叫陆亘,亘古不变的亘,任宣州观察使的时候,另加御史大夫,经常向禅宗和尚南泉普愿请教问题。这位南泉禅师是禅宗史上的传奇高僧马祖道一的弟子,信奉“平常心是道”,提倡自然本真的人性和潇洒随意的生活。有一天,陆亘问南泉:“古人在瓶子里养了一只鹅,鹅渐渐长大,无法从瓶子里出来。现在鹅要出来,既不能毁坏瓶子,也不能损伤大鹅,大师您说怎么办才能出得来?”南泉就招呼说:“大夫!”陆亘随即答应了一声。南泉说:“出也。”意思是“这不就出来了嘛。”陆亘从此就解开迷惑而觉悟了。
      大家知道,禅宗史上有很多这样奇怪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呢?瓶口小,鹅身大,既不能毁坏瓶,也不能损伤鹅,哪里还有什么办法让鹅从瓶中全须全尾地出来?恐怕请阿尔法狗来也不好使。假如把“鹅”换成“人”,换成我们每一个人,那么就会发现:我们平时爱说现实是一张网,其实也可以说是瓶,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生活在瓶中,自在的宇宙自然、人为的社会秩序、天生的七情六欲、后天的知识理性等等复合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瓶”。当我们像鹅一样慢慢长大,便越来越觉得瓶子束缚了我们,我们在瓶中丧失了自由,模糊了自我,迷失了自性。正如卢梭所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只要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瓶”的拘束就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如影随形。要自瓶中走出,就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毁掉“瓶”,就是毁掉生存的空间;或者杀死“鹅”,就是消灭自己的肉体。但这两种选择事实上都不可取,因为,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人也就无法生存,我们总不能锯断自己坐着的树枝;而以死亡为代价的解脱,对于人的存在也已经毫无意义。
       那么,出路到底在哪里?
       按照禅宗的观点,人之所以陷入困惑和困境,是因为自性被迷惑、被遮蔽。人的自性潜伏在心中,难以察觉,需要暗示、启发和激活。请允许我借用禅宗研究专家、四川大学文学院周裕锴教授的解读。南泉招唤陆亘,陆亘答应了一声,可见他知道自己是谁;而在答应的时候,他的自性起了作用,所以南泉趁机启发说:“出也。”陆亘得到提醒,在意识到自我存在的一瞬间,他找回了失去的自性,随即解脱了“瓶”的困扰。
       各位同学,你们来到上海财大,来到人文学院,就是来寻找那种种暗示、启发和激活。人文学科的教育是非行业性、非职业性的,它关注的是精神成人,促使个人成熟为自由人、独立而负责的公民。它唤醒我们心中的自性,拒绝接受决定论或简化论,坚持认为个体掌握着选择的自由,抵抗黑暗,追求光明。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借用老子《道德经》“知其白,守其黑”的话,来解释真理的含义是“去除遮蔽”,在上面瓶中出鹅的故事里,就是找回自性;在大学的教学里,就是要进行基础性、批判性、反思性和创造性的学习。
      人文精神不能让你疯狂买买买,不能保证你免受核辐射,但至少能让你确信,你有很多自由和权利,你可以过得更好,守护本真的自我,不随波逐流,要做我自己,正如苏轼所说:“浮云时事改,孤月此心明。”
故事讲完了。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 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wxb@mail.shufe.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