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地仁”到“天地人” ——人文学院中文系成功举办“‘先天八卦’的当代阐释”全国小型高层论坛会议

来源:人文学院发布时间:2019-12-13浏览次数:10



21世纪是中国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再度影响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的时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的根基,如何在重新阐释中国文化基因基础上突破“儒、道”的文化发展模式,构建具有当代意义的中国现代文化,体现出对个体创造和人的生命力文化的尊重,是当代中国文化哲学的时代课题。基于中国优秀的尊重个体创造的多元文化发现的需要,20191130日,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中国文化理论原创中心主办的“‘先天八卦’的当代阐释”全国小型高层论坛,对这些问题展开了充分的学术论证和理论追问.此次论坛共有来自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东南大学、郑州航空管理学院、中冶建筑研究院、浙江工商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江海学刊》杂志等14位知名教授和编审与会,特邀知名作家张远山、河南巩义市民俗研究会会长刘福兴等,共计40余名学人慕名参会。

本次论坛围绕“‘先天八卦’的当代阐释”主题,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广泛收集参会论文,在论坛举办当天为在场学人呈现了一场精彩的学术盛宴。开幕式由上海财经大学中国文化理论原创中心主任、讲席教授吴炫主持,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林晖教授致辞。河南省巩义市民俗研究会代表刘福兴先生,为大会赠送了来自“易洛之源”的“先天八卦”玉木器雕刻的珍贵礼物。

上午的主旨发言由吴炫教授主持,在开场白中吴炫教授讲道:“‘先天八卦’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文化的发展在于哲学创造,《易传》、《道德经》《东坡易传》等是中国传统的文化哲学创造,当代文化哲学创造就不能拘泥于对儒道经典的现代阐释。当代中国已经走向了世界,并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展示自身的力量,文化作为最重要的软实力,不找到自身真正的文化根基做新的哲学思考,就难以在当代世界民族之林中发挥自己的文化魅力,所以正确理解‘先天八卦’的原初含义及其新的阐释契机,正是论坛举办的目的。”

特邀嘉宾学者张远山先生做了《伏羲先天八卦的天文起源和历法初义》的主题发言。张先生指出:中国古代文化由图文化和文字史两部分组成,文字史四千年,图文化则在之前更有四千年。甘肃天水大湾的有关伏羲族的考古发现以及中国人在上古时期的遗迹都充分说明了中华文脉之漫长。张先生运用多年对于中国古代天文历法以及地理考古的庞博积累,通过对古人日晷、圭表等研究,进而为大家阐释了“圭影成卦”、“二十八星宿起源于圭表测影”等重要研究发现,依其“圭影成卦”的理论通过对《山海经》七座日出之山的与太阳运动规律的考察,从天文历法角度阐释了“先有六爻卦”的“先天八卦”的形成,进而为中华文化做了“商周重鬼神,是以天文为基础的,天神,人鬼,人间天子死而为祖神,西周人文化是对之前神谱的解题,进入汉代为道教所吸收,秦汉以后民间文化是鬼神和儒家文化的分流,二者在商周之变分离开来但同出一元。”的重要解读。

随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李海龙教授教授做了《从数的起源到先天八卦的数码和方位解析》主题发言,李教授首先从“人类‘识数’从哪里开始”谈起,认为基本的阴阳数,阴数在线,阳数在后,进而通常阴阳并称。李教授从基本数列从“1”开始,进而八卦的序数和阴阳的数构建了起了一个数字模型,进而实现了先天八卦的天文和地理方位的解析,并对先天八卦影响下的中国文学史价值进行了系统阐释。

复旦大学谢金良教授在《关于先天八卦图说的几点认识》的主题发言中说道,“先天八卦”图的来源仍然是个谜,“先天八卦”与天地自然之图是对应的,“先天八卦”是否有局限性,从新时代太极八卦图反观八卦图的数理逻辑,更值得探讨。谢教授在发言最后说道:“肇始于伏羲的先天八卦止血,缔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必有其合理性,用以指导人类的发展理论,或许有助于易学文化在当代的传承与弘扬。”

上海大学李定教授做了《孪生的律吕与八卦——乐易原始关系再讨论》的专题发言,李教授通过对于《易》原文以及经传中的象、数阐释,通过对律吕与八卦的横向对比研究,发现《乐》与《易》之间存在一种内在互动关系,构成了一种新型的互动解释。李教授还向参会学人展示了悉心设计和制造的八卦立体模型,立体化呈现了八卦而成六十四卦的变化结构,颇有心得。

上海财经大学李笑野教授做了《<周易>之生命结构——以“位”与多元对等为观点》的专题发言,李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周易》是一门“生生之学”,是古人学生命的观察和自己理解融汇而出的经典,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是人自身的需求,是自身生产和生活资料的生产,个体生命生存和种的繁衍,这是一种“求生”的动力,求“发展”的欲望。经传讲生不讲死,生是周易的全部支点,周易讲到个体及其空间,要点在于位,八卦之“能”对等,是生命的物理原因的结果,八卦之“功”对等,因而赋形造物,进而每个个体人的“质”是对等,但进入社会结构之中则被异化为“位”。在李笑野教授发人深省的发言后,论坛上半场圆满结束。

论坛下半场由主题发言和专题讨论组成。复旦大学殷寄明教授以《以医观易——浅谈先天八卦中的三个基本问题》主题发言拉开下半场序幕,以中医的视角解《易》颇有心得;随后华东理工大学罗建平教授做了《先天八卦图中的三才结构》的主题发言,通过对先天八卦卦象的解读与传统文化中“天地人”三才结构之间的关系、以及“震”和“巽”卦的特性做了深入解析。东南大学彭智博士后做了《<周易>震、艮卦的时空意识及美学意蕴——以王船山易学诠释为中心》的专题发言,通过王船山的易学解读,对震、艮卦显示出的美学特点进行了解读,别出新意。在随后的主题讨论中上海财经大学黄锦章教授做《“水”的隐喻和汉民族的文化基因》的专题发言,中冶建筑研究院李克让研究员做了《现代应用心理学“家族系统排列”的先天八卦阐释》的报告,从“家庭伦理结构”角度对“先天八卦”的伦理解释进行了分析,而河南省巩义市民俗研究会会长刘福兴先生则带来了《易之道》的专题发言,系统介绍了“先天八卦”发源地对先天八卦研究和文化建设的具体内容,引起了大家进一步了解的兴趣。

在最后的发言中,吴炫教授从文化哲学当代建构的角度对精彩发言的专家学者表示感谢,同时指出,中国文化的现代创造以西方文化理论为基础,百年来不具备可实践性。如果我们不能立足自身文化经验进行创造,一谈中国文化就回到“儒、道、释”,也不会有中国现代文化创造。所以中国当代文化哲学创造首先应该追问的是:《易传》的“天地、阴阳、”如何推出“君臣、父子”的?先秦诸子如墨家和杨朱与阴阳又是什么关系?如果“天地人”的“人”原来是儒家的“仁”,而不是多种文化创造的“人”,这样的“天地人”只能是“天地仁”,是儒家伦理性解释“先天八卦”的文化产物。这样一来,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人”就会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被压抑,历史中像司马迁这样的打破传统的创造性的“人”,也就不会被文化哲学所关注。所以“阴阳生八卦”的“多元统一”是统一在儒家的“仁”中,自然不会尊重创造力和生命力之人。这样的价值思维取向是中国文化在晚近缺少重大思想文化创造以及难以抵御外来侵略的重要原因。

吴炫教授最后提出“多元对等互动”的释易观念,认为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人并没有在中国历史中消失,而是存在于民间和边缘,存在在人的内心生活中,所谓“学在民间”和“创造在民间”即是。这直接构成今天中国人值得自豪的文化:《史记》是逆境创造、苏轼的《东坡易传》是逆境创造、四大名著是民间创造等,都与中国人尊重生命之爱和思想创造有关。这使得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天、地、人”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应是有生命力的多元文化创造的人。这样的人一方面敢于抗争外来之敌,也敢于在权力争斗中维护生命的尊严。所以这样的人恰恰是和儒道文化“对等互动”的“人”:《水浒传》中的燕青恰恰是对儒道文化若即若离的结果,他因爱情而突破了梁山的悲剧,而爱情恰恰是和生命力最相关。这种“人”在“先天八卦”中应有相应的解释。吴炫教授提及美国斯洛特的《阴阳的哲学》把“阳”解释为自控力和自我实现的理性力量,把“阴”解释为受动性而缺乏自我实现的力量,这就把“乾”“坤”两卦做了西方“全阳文化”东方“全阴文化”的解释,这是一种“八卦规范阴阳”的新的思路。按照这样的思路,燕青就是自我掌控的,而宋江恰恰是受动性的。顺着这样的思路,世界不同的文化均可以和“八卦”相关联,而它们的关系就是“对等互动”的“阴阳鱼”关系了。“先天八卦”如何与不同的文化关系相关联,直接关系到“人道”“天道”和“地道”也可以形成新的对等互动的新的文化哲学。由此,吴炫教授向与会专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地球的自转和公转的“力”能否简单解释为“阴阳运动”?因为宇宙运动是复杂的,还有平行宇宙不相交集的电子运动,我们能否用“阴阳”就囊括宇宙运动的奥秘?如果“阴阳”只是太阳与地球互动产生不同位置的“光影大小”,我们能否说“光影大小”决定“八卦”的产生?还是说宇宙的“天道”之“力”才是不同天象产生的奥妙?

此次论坛自早晨至黄昏,一直讨论到晚上的饭桌上,历时近12个小时,中午也没有休息。在紧凑而丰富的发言、讨论和餐桌互动之中,与会嘉宾对“先天八卦”的解读各有千秋让人深省。此次论坛可谓“群贤毕至”的多层次碰撞,不仅仅代表当代易学的兴盛,也反映当代学人对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时代性创新和发展的深深关切。在一个“需要理论,也必然产生理论的时代”,对“先天八卦”的当代性阐释,将为当代中国文化为现代人类文明提供文化哲学和学术创新并立的思想支撑。

(供稿:人文学院文化哲学博士生刘云龙)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 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E-mail:wxb@mail.shufe.edu.cn